2009.6.12 下午2:20

家附近的鹽水溪突然爆漲
暴雨更隨著雷聲嘶吼作響

該死的鋒面

出發去工作室前 老爸還問下雨天要不要開車載我
我堅決 理直氣壯地說:「不要 我要騎車去」

這句話好像是在對自己大逆一般
沒錯 一言既出 駟馬難追
不用為我擔心 我的家人
我沒事的

2:30 背著毫不抵抗的熱風穿好雨衣
東西備全 和家人道別

下雨天 騎著鐵馬更令人沉重
奮力爬過鹽水溪橋 又小心翼翼地下坡
沒多久 無意間的一灘水被輾過 直接噴濕我鞋子
我感到絕望

該死的一灘水

後來越過了公園路前那段上坡
果然是神給我奇蹟 終於可有停紅燈的機會
毫無顧慮停下車 把雨衣帽脫下
整顆頭都是溼的 頭髮像是被水洗那樣
很想給它用力甩下那些雨滴
下雨天 我耐性沒那麼好

林森路上
與小東路那段十字路口 又來了無可奈何的一灘水
一邊苦騎 一邊眼看那群對雨永不畏懼的快車群
直衝那灘大水窪 水隨著輪胎急速輾去 兩邊朝天像水舞般噴射
好羨慕它們能 我就不能
就怕我再一次被陷害

該死的羨慕

3:03
終於冒險抵達工作室 停好車 衝去大門前
不想再接受殘酷的洗禮

頭髮全濕 上半身也濕的差不多了
毛巾也沒半條
重點是我脫了鞋子之後
那種不說出的苦難 若在別的地方出了藍天和太陽 有誰會懂?

雨衣脫完了 身軀濕夠了
那就準備帶著潮濕的心情 開始工作吧

該死的下雨天





該死的六月十二日

創作者介紹

沒有旅行 就沒有人生的下一步

xhands897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